極東國の航海凍瓶貓

喜歡無厘頭腦洞創作

隨筆

探索初期的辉煌,后期无法超越是……环境?

不一定,也不否定

而是捷径成为主流,新生永远都在嘲笑曾经的辉煌

他们称之为怪异,非主流

如果当冷门成为主流,那么是不是也像正义的释义被扭曲一样,变得面目全非?

我无法再从改编里感受到曾经那种能撼动精神,并引起共鸣的感觉

空洞的,虚无的,却无比庞大的浮屠塔群,你究竟能将什么告知于我?

今日奇遇

分享Pentatonix的单曲《Can't Sleep Love (feat. Tink)》: http://music.163.com/song/34749860/?userid=247134019 (来自@网易云音乐)

专业介绍课上听到的,一个前辈制作的动画片段bgm

造福群众
@蟹味菇咕咕咕咕咕

狗人与彘

      他是狩猎者的随从?还是狩猎者?或者它只是简单的狗?但是兔子知道的是,这狗一定另有所企谋,而且不止那么简单。甚至可能,它不是狗。

     兔子的多疑,就连和兔子交好的很多动物也不是了解得很分明,但是他们都有所顾忌,毕竟兔子的疑心一起,往往引出来的事情都带着血腥气。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只白色的兔子,切开却是黑红色的,还非常热衷于各种管制刀具,和各种血腥实验。

     虽然说,大家都以人形示人,但是也隐瞒不了本质还是动物,还有些同类的行为非常令同为动物人的他们感到耻辱,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甚至他们还以无耻下劣为傲。

     兔子就非常厌恶这种同类,发誓只要是见到,一律打死,并且鼓励朋友们向她举报,前提是,务必提供所有证据,用以公示,毕竟就算社会秩序再混乱,也要有足够的理由才好行走。甚至兔子还多次试图成为法医,不过被家里人拦住了。大概是因为这类家庭原因,直到家中的亲人都去世后,她开始释放天性,各种血腥暴力无所不尽其极。其程度之可怕,令从小和她相识到大的玥龙都感到恐怖和不可思议。

    就像是一个潜在的炸药一样,突然爆炸了,将用以伪装的表面凶狠的撕裂。





狗人

     一篇偏向对人的一种认知的脑洞短篇,在努力挤字,新手,如果觉得干涩无感情的刻板或者觉得不好什么的,请见谅

青铜绛铃

原创,神明×信徒,大概无性别?

       浮尘浮游又复回归寂静,很轻很静。

       不知道为什么,休总喜欢去拉响那只挂在朱红屋檐下的青铜绛铃,尤其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我也曾因好奇的问过他想告诉我什么事,他总是温和的笑笑,然后用我熟悉的力道开始揉我的头发,意味深长的说上一句。
      
       “你会知道的,我亲爱的觋。然后以一种沉醉的神情虔诚的亲吻着我的额头。

       “我的觋……”他的声音里是似有若无的苦痛和无畏。

        我总能知道他会说出什么。

       “亲爱的神様大人……”

       回以相应的肢体交缠,被紧紧束缚着。

       “……我舍不得你……”他低喃着,轻柔而霸道的紧束着我,“…… 舍不得……我的觋……”

       他总是容易让我感到束手无措,尤其是他表现出如此脆弱的时候。

       他知道我很心软,而且也很会把握。

       “……神様……大人……?”

       他哭了,静默而悲痛,滚烫的眼泪染湿了我的后颈和肩头。

       “……你是我的……信徒……我的……爱人……我的觋……”

       高度的失控,一向冷静的神様失去了理智。

      “我……可爱的……小野猫……”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好以轻柔的力道从他的头顶轻揉到后颈。

       他静默着,顺从的感受着我温和而理解的安慰。彼此在静默之间放松了将要暴动的情绪。

      “……我的……神様大人……我的爱人……我的休……”我轻声在他的耳边回以低喃,“……Melenas……”

      猛然暴动起来的神様大人抓住了我的手,把我后推到墙上,以疯狂而虔诚的姿态侵占着独属于他的信仰。

      “……神様……大人……”

      意乱情迷的,暴动的情潮,将往日一向沉静的彼此都吞没。

      倒映在红色黄花梨木框纱屏上的人影,是献祭与信仰的奉行。

      古早之前彼此割心立誓,将心脏共享,将信仰相融,此番,即成你我。

      神樣大人,与信徒,互为彼此。

      哪怕世间曼陀罗再美好,哪怕时间永远不足够,彼此永不分离,相互奉献,所以至今,我们依然还在。

      神樣大人……

      信徒小心翼翼又虔诚的靠近自己的神樣大人,伸出手去轻柔的抚开他眉眼间的心事重重,把枕头调整成舒适的高度,把滑落到腰间的被子拉至肩头。

      两人身上密集的痕迹在昏暗的烛光下像是水墨在纸上晕开的伤痕,透着诱惑而诡魅的气息。

      信徒像猫一样,乖巧的蜷缩在神明的怀里,只露出半张泛红的脸。

      神樣大人,请你等等,我来陪你了。

      昏黄的烛光摇摆不定,近光的地方隐约可见的是红色的血迹又但带着火的温暖的红蜡,溺死了灯芯上的最后一缕轻盈的火花。

      黑暗降临在此间,少女脸上的红痕渐去,恢复如初。

      头顶的星星之火渐盛,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凝视片刻,才逐渐熄灭于越发浓重的黑暗之中。

      彼此为信仰,彼此为信徒,相互奉献,相互死守,互相去其半心,彼此交换,立下此誓,封入眼瞳,情绪失控,则彼此相现。

毫无意义的胡乱开坑,没有大纲的我要拆掉刹车焊死车门然后放飞自我。

我杀死了天使

染血的刀下,他的羽毛碎落

天使不再歌唱了

天堂里不再有天使歌唱啦

为什么我会感到悲伤呢?

大概是洁白的他是如此美好

正如染上了鲜血的洁白的他一样美好

我俯下身,小心翼翼的靠近

靠近那个我挚爱的,洁白的天使

他不再美好啦

鲜红的血染满了他洁白的衣袍,原来洒满了阳光的瞳孔已经支离破碎

但他更加美好,比以前都更甚

手指轻弱的触碰那已经化为冰冷的皮肤

低下头更加亲近的去亲吻他已经冰凉的唇

迫使着他回应

冰凉由他涌向自我

如同曾经席卷了身体的,意乱情迷的情潮

可是,他已经走远了

脑洞乱开的产物

“存在是无意义的。”
摇摆不定,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身着华服的人偶披散着长发,眼神空洞。

“我的存在,没有意义。”

就像一个剧场
昏暗的剧场里,观众席上空无一人。
破败的暗红色幕布,昏暗不定的微光。

背景却是无尽的荆棘荒原。

“我是人偶,残缺不齐的半成品。”
她歌唱着,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

被红绳牵引着啊,流浪的人偶
你要往哪去?

“诞生于黑暗和无序里的我,错把你的温和当做光。”

綺麗でしょう?
きれいですね

“你的温暖引动了我对生命鼓动的渴望。”
她摇摇晃晃的前行着,华服在粗糙不堪的地面上曳出奢丽的痕迹。

我想向光而去,向光而去。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向光而去啊,不惜焚身碎骨……”
“你是光,温和明亮。”
她的眼睛看着远方,就像在凝视着远去旅人的背影,赤裸的双足踏过荆棘,荆棘和沙砾划破了晶莹的肤质,在反复烧制了成千上万次的莹润瓷质表面上就下了无法除去的细小痕迹。

为什么要追逐那不愿为你停留的光?

イトツイュルサレナィムネガイタイ

因为我所在的黑暗里只有空洞和凄寒。

“你是旅人,路过了我。就像那荒原上遇到的白鹰,不过只能同行一时。”

远去啦,远去啦,那个不断远去的光
你追不上,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

イトツイュルサレナィムネガイタイ

想再次被光温柔相待啊……

“枯渴的心脏鼓动着切求着水的润泽。”
她空洞的眼睛像镜子一样倒映着这个世界。

死んだ自我、生命の鼓动が必要

红色的细绳从指节间溢出。

红色的因果律,红色的因果律
困住了我,却束不住你

イトツイュルサレナィムネガイタイ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我执着的追求着无解的结果。

“白鹰是从光而生,必而向光而去。”
洁白的羽毛从天而降,落在她的身上。

请你……稍稍为我停留
我还想……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あなたの幸せを誰よりも望んでる

还想……

“向光的白鹰终展翅而去,不会也不能再回。”
跌倒的人偶落在荆棘上,伤痕累累却无人可见。

远去了,那光
无法挽留的

“我追着白鹰遗落的白羽而去,却错误路过了你的世界,成为了你眼中的光。”

不要,请不要

“是那么盲目的我,还要奢望。”

暗里的阴影被你的执着所感染
他紧跟着你

在荆棘遍布的荒原上奔跑着的人偶,不顾早已破损不堪的华服再被荆棘勾破。

不要再跟着我,我不想成为你留不住的光

无法接近的光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希望はおぼろげにちらついていつけはしない

我仍紧随着你的背影

奔行不止的人偶,华服早已成碎布。

“远远的,遥远的,苦难啊。”

她歌唱着。

“追逐着现实里的光,沉沦于虚幻里的暗。”
歌声越来越沙哑,身躯上伤痕累累。

暗是幻象,光是现实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求而不得的痛苦如同刀刃,反复而无尽的坠落直下。

日升月落,昼复夕替。
终无彼时。

红色的细绳在地上散落得越来越多。
地面赤红,白色飘雪,黑色天空。

生命就要终止啊,我却无法再让你看我一眼。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あなたがすき

在无悔的痛苦里紧握着你的温柔

回环往复

直到金色的钉子从关节里落出,直到红色的绳子再也支撑不住的身体落在地上。

我只是太贪婪,想把你变成我的全部。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あなたの幸せを誰よりも望んでる

请原谅,那个切求着生命的我

她终于摔落在地上,伤痕累累的四肢散落在地变成了晶莹的碎琉璃。

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あなたがすき

想为你奉上一切,一切的自我。

私自身のすべてのすべてを

华服细碎的灰烬散在风里。

影のない風の音に生きている

あなたは私を救うことができるかどうか迷った深渊にあります?

                                                                    ——剧终

妄想

至始至终的妄想,甚至它的珍贵就连最初的梦想也无法比得上。

那个人,那个不断影响着自己的人。

最近迷上了新游戏

这对cp不错

国庆贺文

極東 

目中のイトツクオモウホド

王耀生辰賀禮

      衣服和被子在他的动作下发出细微的摩擦声,惊醒了蜷缩在他怀中的那个睡得极不安稳的人。

     因为暖意而熏得绯红的脸,因为强光刺激而湿润的黑色眼睛,在半睁半合自有一番风流媚态。视线下移到衬衣领口大开露出了锁骨和一小截胸口的地方,王耀默默的捂住了鼻子。

     今天是個好日子,王耀这么想着,眼睛紧贴在自己爱人身上挪不开。

     岁月静好。

    临近冬季的十月份,在北方的清晨里已经有了微微的寒意。

    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像白雾一样,缓缓飘散。

    王耀把还在沉睡的本田菊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再小心翼翼的把被子裹好,低头欣赏了片刻爱人的睡颜后情不自禁的在对方额头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再多睡会吧……”